HR下午茶

HR:面對加速變化的職場,大學生需要怎樣的職業規劃?

發布時間:2021-9-26  閱讀次數:74次

2021年3月,中國青年報社社會調查中心進行的“2021全國兩會青年期待”調查中,“就業”以58.0%的獲選率,成為受訪青年最期待的兩會議題。事實上,青年就業問題由來已久。為大學生們順利就業,近10年以來,眾高校就業中心紛紛開展“職業規劃”的教授和指導。

而2020年底,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對“在校大學生就業傾向調查報告”的數據分析顯示,近九成大學生認為職業規劃很重要,但僅一成多大學生有清晰的職業規劃。如何看待大學生職業規劃的作用,需要重新審視和反思。

“規劃”強調高度理性的行事方式,并不適合所有人

被窄化的職業規劃更加要求在職業選擇和發展路徑中的理性和效率。職業規劃越來越像一個科學模型和系統工程。它強調使用工具、科學決策;倡導盡早設定目標,同時精細設計實現路徑,減少彎路,快速獲得優勢;它推動理性考慮,盤點和利用你擁有一切資源。

上海交通大學國際與公共事務學院博士周燕玲提出,對一些注重目標感和計劃性的學生來說,這類職業規劃很容易接受,因其適合。但對另一部分人來說,一提及職業規劃,就能聯想到這套復雜、精細的職業規劃體系,聯想到其間的競爭感,感到壓力和莫名焦慮。職業規劃是一項新增任務——這已成為部分大學生逃避職業規劃這件事本身的理由。

職業規劃往往是通過分析當下的人和職業社會環境,對未來開展規劃。它需要假設職業社會環境和人均具有一定的穩定性,也就是說,職業社會變化和人的成長變化被簡化,甚至忽略了。

周燕玲表示,事實上,職業社會是變化的,當前的“熱門”職業、行業、組織,可能幾年后就失去熱度。而職業社會,更是一塊涉及社會學、經濟學、管理學等多學科,有其客觀發展規律的領域,并不是跟著新政策方向就能把握的,特別是在當前復雜轉型期的中國。

職業發展與個人的發展應是相輔相成的。通常,職業選擇、發展是一個獨立個體不斷認知自己、介入社會并與其互動、反思,同時專業學習、增進能力后,自然產生的結果。人的發展是職業發展的土壤、基石。另一方面,職業領域的探索、發展也反哺人的成長,因為職業原本就是現代社會的一部分。特別是完成職業社會化以后,自身人格和職業人格將會出現一部分重合。

因此,更符合大學生成長規律,同時也符合職業發展需要,具有普遍意義的,不是臨近畢業才想起、并以就業為目標的職業規劃,而是兼具社會教育和職業發展功能,貫穿青少年期的,以職業實踐為核心的職業探索。

自我發展才是每一職業階段的最終目標

前已提及,職業探索是職業規劃、選擇、發展之鋪墊、先導。

周燕玲提出,職業探索絕不是單純為了打造簡歷、或打工賺錢,還應關注和反思以下幾個方面,才能起到提升主體性及能力素養、社會化程度、職業成熟度的目的:

第一, 人-職匹配

職業探索能最直接地感知、感受工作環境和具體的工作內容,獲得真實的職業信息。“印象中”的職業和現實職業往往呈現不同的面貌,應結合考慮。并在切身體驗中感受自己是否能專注、享受這些具體的工作過程。

例如很多同學一直在學校,接觸最多的職業人就是老師,認為老師受到尊敬又有權威,還自由有寒暑假,便以老師(如大學老師)為理想職業。但現實中,大學老師除了授課,還有非常嚴苛的學術研究和課題研究等要求(甚至以后者為主),許多老師的寒暑假都用于調研、開會、寫論文。因此一個人是否適合大學老師的職業,可能更重要的是學術研究興趣和能力,而非“印象流”認為的教授學生的興趣和能力。

第二, 職業分析

職業探索相當于獲得了一個“解剖麻雀”的機會,可以嘗試從 “職位-組織-行業-經濟”不同層面,展開從微觀到中觀、宏觀的分析。這種分析不僅有利于理解經濟社會的運作方式,還有利于反思人職匹配,判斷職業發展前景。

例如,有個同學原本希望從事人力資源管理的工作,但在一個企業人力資源部做招聘助理實習后,認為招聘助理的工作太瑣碎無聊,從而轉向于其他職業方向。事實上,招聘只是人力資源管理職業的一個子方向和具體職位(且是初級職位)。如果能不限于這個實習職位,而從組織架構角度,對企業人力資源管理工作有更多了解(例如還有組織發展、薪酬、績效等子方向),她可能不會輕易放棄這個職業興趣。如果能分析企業的價值鏈,她還可以認知到這個職業的局限——并不處于核心價值鏈上,而只能處于支撐輔助的角色。

第三, 工作過程

工作過程,以“做事”為核心,同時包含了勞資關系、職場政治、人際關系和競爭等豐富元素。中國的工作過程又格外復雜。比如企業類型、性質和行業不同,往往會有迥異的組織文化和機理。再比如勞資關系上,總體格局呈現“資強勞弱”,但在具體案例上也確有勞動者一方無理取鬧、社會化程度弱的現象。

對于新接觸職業環境的同學來說,一來應抱持“認真做事”原則不動搖——對市場化企業來說,做事、業績是根本。二來要在適應環境、社會化和保護自我及權益之間維持平衡。三來,可以多觀察、辨析,為以后職場生涯積累經驗。遭遇問題,分清哪些部分是自身責任,哪些屬于他人或環境所致且如何有理有節地應對,是辨析的核心。

第四, 自我認知

職業心理學認為,職業發展根本上是自我發展的過程,自我發展是每一職業階段的最終目標。按照社會心理學家米德的“主我-客我理論”,主我相當于自我/主體,客我作為人和社會的中介,可以理解為社會角色(其中包括職業角色)。“主我”與“客我”是持續進行對話、互動的,并共同構成了“完整的自我”。

在職業探索活動,我們可以透過這個新鮮的、活躍的、他人眼中的“客我”角色,及其收到的各種反饋、回應,增進、甚至修正自我認知。設想一個自認為“比較內向,不太會與人打交道”的人,如果在工作中收到了“溝通協調能力較強”的反饋,他將受到怎樣的啟發和激勵!事實上,“能力”與“人格”、“興趣”是不同的,一個具有“內向”人格的人,也可能具有很強的與人交際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