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資訊

進一步擴大老年就業群體,需多措并舉、提高社會保障統籌

發布時間:2021-9-27  閱讀次數:83次

“人口結構的變化直接影響勞動力市場”,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經濟學院教授孫文凱表示,我國勞動年齡人口在2011年達到9.25億的歷史峰值,之后開始下降。相應地,我國就業人口總量在近年也不斷下降。

與老齡化對應的是勞動者中中老年群體占比急劇擴大。對此,孫文凱教授分享了以下一組數據——

老年群體在總就業人口中占比上升

人社部和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自2013年,我國45周歲及以上的勞動者占比首次超過25-44歲勞動者占比,并在隨后幾年中持續拉開差距。截止2018年,我國45歲及以上勞動者占比40.89%,25-44歲勞動者占比39.03%。16-24歲的勞動者占比持續下降,從2000年的12.8%持續下降到2018年的7.96%,這與高等教育擴張帶來的該群體勞動參與率下降有關。

對于60歲以上老年群體,我國老年人口在總就業人口中的占比呈上升趨勢。其中60歲及以上的就業人口總量從2001年的4300萬人增加到2018年的7800萬人,占全國就業人口比重從5.9%上升到10.1%;65歲及以上的就業人口總量從2001年的2200萬人增加到2018年的4000萬人,占就業人口比重從3%上升到5.2%。

老年群體勞動參與率也較高。據人口普查數據統計,我國55歲至64歲老年人口的勞動參與率在1990年至2010年間呈小幅上升趨勢,從1990年的55.5%增加至2010年的59.7%,65歲及以上老年人口的勞動參與率在1990年至2010年間呈小幅波動趨勢,約為20%左右。但最新數據顯示,近年我國老年人口勞動參與率呈下降趨勢,這是由我國退休福利的不斷改進導致的。

實際退休年齡延長將促進經濟發展

孫文凱表示,由于老齡化加劇和預期壽命延長,世界各國都在不斷延長退休年齡,以緩解養老金危機。發達國家退休年齡普遍大大高于我國。近期,我國人力資源與社會保障局表示中國將推行延遲退休政策,這意味著未來一段時間老年人口勞動參與率可能進一步回升。

國際數據顯示各國老年人口勞動參與率都在隨著退休年齡延遲而提高。比如,OECD成員國55歲至64歲的老年人口的平均勞動參與率從2000年的50.0%上升至2019年的64.4%,65歲及以上的老年人口的平均勞動參與率從2000年的9.1%增加至2019年的16.0%。這些國家老年人勞動參與率絕對水平和增幅都超過了我國。此外很多國家都實行彈性退休年齡制度,這樣實際退休年齡可能比法定更晚。

他告訴記者,從其此前做過的數據分析發現,實際退休年齡延長確實對各國經濟發展起到了促進作用,“未來隨著我國持續老齡化和退休年齡延長,需要有效開發老年勞動力,提高老年人口勞動參與率。”

中老年人就業還存在諸多阻礙因素

孫文凱根據微觀數據計算發現,不同年齡段勞動者失業率隨年齡存在明顯的U型規律。年齡在25歲以下和45歲以上勞動者失業率明顯高于中間年齡段。在現存失業人口中,45歲以上失業人口占失業總人口比重不斷上升,2018年已經成為各年齡段占比最高(超過40%)的失業主力。可見,如果延遲退休,有可能加大失業人口數量,老無所依問題變得愈發嚴峻。

他指出,當前供需兩端都存在不利于中老年人就業的因素。在供給端,當前中老年人平均教育水平和技能不高,在體力勞動難以為繼的年齡段,其就業競爭力缺乏;在需求端,新一輪技術進步對常規性工作形成替代,簡單重復性工作需求下降。

此外,受社會保障全國統籌不足影響,中老年群體仍然面臨跨地區轉移困難,難以遷移到勞動需求較大地區就業。

對此孫文凱認為,總結來看,老年人口占比迅速增長,且延遲退休要求該群體繼續勞動參與,但該群體失業率較高,因此整體就業壓力增大。為應對老齡化和就業壓力,就必須在延遲退休同時有相應措施。當前針對“4050”人員主要是提供培訓和咨詢服務促其自主創業,對雇傭單位進行補貼,開發公益崗位,促進靈活就業,增加職業培訓和職業介紹。

未來隨著老年就業群體進一步擴大,這些應對措施都應進一步加大力度。同時,提高社會保障統籌、促進這些勞動者跨地區就業也是重要手段。